• 中国企联发布2021年企业信用指数报告

    信用是市场经济的“基石”。随着我国市场主体数量快速增长,市场活跃度不断提升。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新设市场主体2887.2万户,同比增长15.4%,两年平均增速10.3%,基本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目前市场主体总量近1.54亿户,个体工商户突破1亿户,成为稳住经济基本盘和稳定就业的中坚力量。与此同时,信用缺失仍然是阻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问题。截至2020年底,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平台经营异常名录实有企业664.86万户,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实有企业98.24万户。2021年全国市场监管部门共受理消费者投诉911万件,同比增长31.5%,质量问题、售后服务、合同问题、食品安全、广告问题等相对突出。


        2021年是实施“十四五”规划、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第一年,也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加快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是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推动高质量发展,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营造优良营商环境的重要举措。企业信用建设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为深入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对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决策部署,按照全国“诚信兴商宣传月”活动安排,根据国务院国资委的有关要求,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以下简称中国企联)在国务院国资委的大力支持和各地企联的配合下,开展了2021年企业信用指数研究和编制工作。


          企业信用指数Enterprise Credit Index简称为 ECI是基于统计综合评价和统计指数理论,运用大数据技术对企业信用信息采集、汇总、分析、加工综合处理,采用加权综合指数编制方法,反映样本企业信用状况动态变化和发展趋势的综合指数,企业信用指数包含一级综合指数、二级分类指数、三级分项指标;编制包括综合指数、各企业指数和各行业三部分指数。


         指数样本企业:由于我国企业数量庞大,企业信用指数研究工作专业性、体系性、开创性强,涉及到海量数据采集和处理,内容复杂,因此先以中央企业为样本进行研究分析,并逐步开展相关工作,编制更广范围的企业信用指数。中央企业2021年调整为97家,企业信用指数研究分析报告以95家中央企业为样本,刚组建的中国卫星网络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稀土集团有限公司未纳入编制范围,从总体、数值、动态、趋势和波动等方面进行综合、深入的研究和分析。


    总体趋势分析
         
          2021年中央企业信用指数显示:指数全年呈现2次波动,以2月3月和9月10月为低谷,全年呈现下行走势,全年波动较大且大于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特征十分明显。面对前所未有的困难挑战,中央企业科学统筹疫情防控和企业改革发展,通过深化改革,稳固企业信用基础,坚定不移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


         从时间走势看,ECI可分为三个阶梯,2月ECI为第一低谷阶梯,3月至9月为第一反弹下行阶梯,10月为第二低谷阶梯,11月、12月为第二反弹下行阶梯。与2020年数据波动规律基本相同,波动次数倍增,且整体下行,进一步反映出2021年中央企业信用指数受限新冠疫情影响特点,且长时间、多频次、多反复新冠疫情强化ECI波动的单一影响要素特征。


     2021年中央企业信用一级综合指数为72.42;其中二级分类指数:基础信用指数为70.87,信用实践指数为73.51,信用记录指数为50.88;三级分项指标:公司治理指标为74.35,经营者素质指标为74.96,理念与教育指标为75.54,财务状况指标为64.72,产品服务指标为73.22,安全生产指标为72.55,环境责任指标为74.68,劳动关系指标为71.23,供应链管理指标为75.62,风险管理指标为75.96,社会评价指标为47.66,监管部门信息指标为77.86,荣誉与公益指标为75.35。


         2021年中央企业信用一级综合指数1月至12月波动率为:6.14;其中二级分类指数:基础信用指数为6.24,信用实践指数为7.7,信用记录指数为14.01;三级分项指标:公司治理指标为7.44,经营者素质指标为7.05,理念与教育指标为7.38,财务状况指标为14.91,产品服务指标为10.53,安全生产指标为9.94,环境责任指标为6.99,劳动关系指标为11.35,供应链管理指标为7.71,风险管理指标为7.82,社会评价指标为24.42,监管部门信息指标为4.56,荣誉与公益指标为12.64。


    分类指数趋势
     

          2021年中央企业信用一级综合指数1月至12月趋势值为:-0.38;其中二级分类指数:基础信用指数为-0.28,信用实践指数为0.71,信用记录指数为-3.59;三级分项指标:公司治理指标为1.3,经营者素质指标为1.19,理念与教育指标为0.91,财务状况指标为-2.64,产品服务指标为0.35,安全生产指标为0.47,环境责任指标为1.18,劳动关系指标为-0.53,供应链管理指标为1.02,风险管理指标为1.05,社会评价指标为-4.2,监管部门信息指标为0.29,荣誉与公益指标为0.22。


          2021年中央企业二级指标分别为,信用基础信用指数为70.87,信用实践指数为73.51,信用记录指数为50.88。与2020年相比,最高指数由基础信用指数变为信用实践指数,最低指数一致,数值调整不大。2021年按月排序按年排序中规律性较小变化较大。


          三级分项指标中最高为监管部门信息指标77.86 ,最低为社会评价指标46.66,与2020年相比,最高指数由财务状况指标变为监管部门信息指标,最低指数指标一致,数值有所调整。2021年按月排序按年排序中规律性较小变化较大。


          2021年度中央企业信用指数2月至12月各月增长值为:2月-16.54,3月19.84,4月-4.51,5月-0.62,6月-0.18,7月-2.8,8月2.18,9月-1.02,10月-13.15,11月14.22,12月-4.33,12月比1月-6.91。


    指数波动及行业分析


          2021年度中央企业信用指数趋势值,2月-16.54,3月1.65,4月1.62,5月1.17,6月0.84,7月0.34,8月0.28,9月0.17,10月-0.62,11月-0.37,12月-0.38;。与2020年相比趋势值有所下降。


          从各行业指数看,军工;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石油和天然气开采行业ECI最高,煤炭开采和洗选业;批发和零售其他;汽车、摩托车、燃料及零配件行业ECI最低;全年建筑业;制造业其他;企业管理服务行业增长最大,石油和天然气开采;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汽车、摩托车、燃料及零配件行业增长最小;批发和零售其他;航空运输;建筑业上升趋势最明显;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电信和其他信息传输服务下降趋势最明显。


    与其他指数相关性分析


          ECI与PMI一直有较强相关性,2021年ECI和PMI循环波动状态基本一致,趋势高峰和低谷相近。与采购经理人指数相关系数企业信用指数较为0.63;基础信用指数为0.51 和信用实践指数为0.13;信用记录指数相关性最高,为0.89。说明中央企业信用指数具备较强的监测经济运行先行指标特性。


          通过分析,2021年ECI和上证指数、深证指数循环波动状态同样存在不一致性,趋势高峰和低谷不相近。上证指数、深证指数相关系数并不高。与上证指数相关系数企业信用指数为0.21,基础信用指数为0.09,信用实践指数为0.12,信用记录指数为0.23。与深证指数相关性高于上证指数,相关系数企业信用指数为0.10,基础信用指数为0.25,信用实践指数为0.18,信用记录指数为0.27。说明中央企业信用指数波动状况与沪深证券市场的状况存在较大差异。

    研究方法与理论


          本研究对企业信用的背景和意义进行论述,对企业信用指数进行理论梳理和论述,阐明了本研究的内容、方法和结构;为企业信用指数的理论基础,论述社会信用体系、信用评级及大数据等相关理论,从不同维度分析和构建企业信用指数理论体系;为企业信用指数的理论架构、指标构成、指数的特征及功能;为企业信用指数的构建方法和实证测试,从企业信用指数的大数据信用信息、指标体系、权重及赋分、分析样本和数据来源及指数模型和测算方法进行论述。


          本分析采取系统分析法、文献对比法分析,从经济学、法学、伦理学和管理学等相关理论角度,采用定性分析和定量分析相结合的方法,开展信用评价与指数对比分析,全方位多维度分析企业信用指数中的信用基础、信用实践和信用记录等结构性要素;并采取大数据理论,通过模型设计,形成一个新的论证企业信用指数的理论框架。本研究结合我国实际情况,深入分析国外经验,从多个维度系统分析和探究企业诚信建设的理论和实践,从社会、伦理、经济、法律等诸多角度,通过对比分析,界定了企业信用的新内涵,提出了企业信用指数新理论,从企业信用基础、企业信用实践、企业信用记录等多个维度,通过大数据模型对样本企业测试分析,为构建适应中国国情的企业信用指数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本研究企业信用指数是通过运用大数据理论对企业信用指标信息采集、汇总、分析、加工,依据统计指数与统计评价理论,选择反映样本企业的信用基础、信用实践和信用记录一系列反映企业信用的指标,采用多层双向加权合成指数编制方法进行综合处理,用以全面反映企业信用动态变化的综合指数,由基础信用类指数、信用实践和信用记录类指数构成。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企业信用信息的数量呈现爆炸式增长,信息源呈现多元化和非结构化。大数据技术对以往分析信息的方式发生了质的飞跃和转变。无论是处理的数量、涉及信息的庞杂度,大数据技术在时空概念上拓展了数据分析的广度和深度,突破了传统人为因素对客观性的干扰。因此,在企业信用指数的指数体系、权重及赋分方面,要充分考虑综合性、复杂性和可得性等原则,考虑到科学性和客观性,以体现动态性、全面性等特点;同时,采取深入分析样本和数据来源,确保数据采集量的可靠可得,体现大样本量,确保指数模型和测算方法的科学性和可操作性。企业信用指数使用综合指数法构建计算公式略。


          企业信用指数可成为评估企业落实政策法规的重要工具,成为指引市场主体走向诚信经营的向导。从各个层面动态反映我国企业信用建设的发展趋势,加强对市场经营者的督促与教育,促进企业完善各种制度管理,诚信自律,规范经营,促进企业可持续发展,营造良好的市场经营氛围,从而进一步推动信用奖惩制度完善,让守信者处处受益、失信者寸步难行,维护市场秩序稳定。各行业和企业获取信用指数及分类指数的研究报告后,就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行业和企业预警,有针对性地对行业管理和企业经营做出科学指导。



    来源:中国企业联合会



    购彩中心